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松萝山问茶_休宁汪老师_新浪博客

人气: 发表时间:2020-06-10 08:07

  历史总是兴衰相随,作为炒青鼻祖的松萝茶亦复如是。创于明初,盛于明末清初,衰于民国。

  260多年前的沉船“哥德堡号”,打捞出来,竟然惊现松萝,而且馨香犹存,举世震惊。近年,在各种茶叶交易会,频出风头,桂冠无数。今年,松萝茶凭借其实力又走进了上海世博会,成为特许产品。

  松萝茶的奥秘何在?唯有溯本追源,寻根究底。因此,近年来发祥地松萝山,便成了聚焦之地。两年前,我去过一次,可那不是茶季,冷冷落落,缺了一种风情。

  “不风不雨正清和,翠竹亭亭好节柯”,今年正是这谷雨时节,我再次相约松萝。

  松萝山坐落在万安镇福寺村境内,不过山与村子有八里之遥,且全为是山路。抵达村子,便开始步行,沿着一条狭窄的峡谷,向上攀登。谷内流泉飞瀑,水声哗哗,青山满目,翠影层叠,姹紫嫣红。植被比上次好了,不过这里春天要迟些,山外芳菲已谢,可这里的映山红开得正艳,五角星花正浓。不禁让人想起了一句诗“长恨春归无去处,不知转入此山来”。

  临近松萝山,但见群山耸峙,高插云霄,薄雾笼罩,如绫如纱,飘忽不定久久不散。始信古人所云:高山育好茶,云雾孕佳茗。古书有载这里是““峰峦攒簇,松萝交映,危石戛泉。潺缓进玉”。松萝山的最高峰海拔是882米,茶园多分布在海拔600—700米之间。其实,松萝山在徽州的名山中,并不甚高,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天下名山僧占半,松萝山也不例外。相传明朝隆庆年间这里有座“让福寺”,这茶便是寺里的大方和尚所创。松鼠衔来种子,神奇的两缸“缸如玉石,水似翡翠”的水,培育了最初的松萝幼芽。传说是神奇与虚幻的,时光的无情,“让福寺”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我们只有站在遗址上,沐着山野清风,去遐想了,去体味。眼前是残砖断瓦,茅草丛生,只有一座乾隆年间的僧侣墓塔,似乎可以验证了当年的一切。可正是这一份份历史的沉淀,为松萝茶增添了底蕴。

  山麓仰望,那绿油油的茶园,铺天盖地,层层叠叠,从山脚漫到山腰,那一片片新绿,绿浪起伏,缀满了春光,蔚为壮观。

  当天,有几十个村民正嵌于垄中,掩映在茶棵丛中,巧手翻飞,唰唰作响。听说,我是特意来问茶的,他们洋溢一脸的自豪,一位年仅8岁,名叫金英英女孩,红扑扑的脸蛋写满了天真与淳朴,竟然主动当我的向导。

  她一路蹦跳着,像是一只翩飞的蝴蝶,领我去看古茶树。有8棵,200多年了,根系发达,枝干虬劲,现在围以树桩,保护了起来,这是去年才立的。这些是松萝茶的活标本,无价之宝。

  女孩又引着我去参观新茶亭,飞檐翘角,古色古香,亭中竖起了一块古碑,这是明万历三十七年的,上次,我见到时,伏在茅草丛中,今天重见天日了。这碑是当年寺庙中的,字迹已经漫漶了,可两边的回文状的花纹依然清晰,中间已经断开,现在,给它重新愈合了。所幸的是当年的《松萝山碑记》,在20多年被人考证保留了下来,这真是松萝之幸。

  在松萝山的标志树“五指松”前,我与一位年过半百的汉子黄有生搭讪了。他一辈子厮守这松萝山,说起松萝如数家珍。这山上他有二十多亩茶园,他家的茶叶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每年的茶叶收入有3万多元。他说采摘松萝要求很严,一般是一芽二、三叶,不能夹带鱼叶、老片、梗等,并做到现采现制。制作工艺自然有相当的讲究。真正的松萝,它的外观应是条索紧卷匀壮,色泽绿润,香气高爽,滋味浓厚,带有橄榄香味,汤色绿明,叶底绿嫩。

  说时,听见了噼噼啪啪的声音,寻声望去,从他家茅草棚边土灶中传来的。他说在烧中饭,因为路远,中午,一般不回家吃饭,所以带些米、碳来,在山上烧。这声音是有讲究的,因为这乌沙土中含有风化的片状碎石,正是一般的山石土壤所缺乏的。用现代仪器测试出,这土中含银的成分较高,正是人体所缺乏的银元素,而且也是其具有“消积、去油腻、清火、降痰”等医药功效之所在。

  临近中午,骄阳炙烤在这位黝黑的汉子脸上,汗珠淋淋,茶农的日子是辛苦和疲惫的,我是在茶乡长大的,我深知这其中的甘苦。我想起小时听过的一首《松萝歌》:“松萝茶,喷喷香;松萝人,好悲怆,爬山越岭摘茶忙。山越高,茶越好,石壁岩里里茶更香,跌断骨头哭断肠。那些端坐在幽雅茶楼,望皓月当空,观茶道表演,听丝竹轻淌,品松萝清香的文人雅士们,何曾知道这背后的艰辛呢?

  茶亦人生茶当酒。我想,松萝这绿色金子,正是汲天地之精华,聚万物之灵气,凝百姓之心血,集地域之人文共同打造的,是生态与文化的完美结合。而其实所有的名贵原生态物产,莫不如是。龙井也罢,茅台也罢。

本文TAG:万赢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