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做黑茶蹭着还没有发财想想自己的初心吧!

人气: 发表时间:2020-11-28 18:34

  也许是在这个行业内待久了,该去的地方已经去了,该会晤的人也已经会晤了,该体验的那些神圣与世俗的经验都一一感知了。过滤掉表面的浮华,回归理性,于茶而言,我们还能讲出哪些爱的理由呢?

  早年间爱茶,爱的是一种气质。因为通过茶,可以打开一个近乎唯美的世界。物质的美层面的美与精神层面的诱惑,让人一旦身入其间,就难免欲罢不能。

  茶,链接着壮丽秀美的河山。龙井之于西湖,碧螺春之于吴中,黄山毛峰,武夷岩茶,君山银针,蒙顶黄芽··· ···这些茶,以味觉形态,把我们的视线引入那一方水土,往往让人觉得,行茶之间即可抵达天涯。

  在中国南方,但凡是那些秀美的山川都不会缺少茶的身影,历史上唐宋以来那些较富人格魅力的文化人也都热衷于茶事。茶,埋根于稠厚的中国文化底座上,在当代世界,依然聚合着形形色色的各类人。

  中国茶很庞杂,很多从海外归来的华人茶友,对大陆茶叶地图稍有了解,就惊愕的发现,中国茶的复杂程度。要成为中国茶的集大成者,需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唐朝时候的陆羽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确实是一个独步古今的集大成者。在他之后,茶学这门学科还没有建立起来之前,古典世界里,没有谁可以超越他。

  我们没办法一口气囫囵吞枣的去学整个中国茶,只能先倾向于某一类,以求触类旁通。但这种学习方法也有一定的风险,容易造成先入为主的偏见。而且,不同茶类的审美逻辑完全不同。绿茶喜新,黑茶尚陈,这是两套话术,两种口味,两类思维··· ···

  但美有属于它的共性,那种潜移默化的吸引,那种魂牵梦绕的牵挂。不甘心,放不下,明明人生还很长,但还是很认真的以身许了茶。爱得义无反顾,爱得稀里糊涂!

  我学茶的入口是安化黑茶,这是很多人生的机缘凑在一起的。因为安化黑茶,让我和安化,和安化人发生了很多故事。但这都是爱茶之后的事了。

  直挺挺的篾篓柱子,很让人瞩目。当年给我细心讲解茯砖“金花”的茶艺师已经改了行嫁了人。我与黑茶的第一次见面,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细品,只能远远的看看。

  当时四川雅安芦山发生了地震,在四川成都的黑茶品牌在成都茶博会上组织了一次慈善拍卖。那支像宫殿柱子的花卷茶立在拍卖现场,当时很多成都人和我一样,第一次见到这个茶。品牌方用红绸子缠绕在这支茶上,很像是从光阴的另一头,走出来了一位穿着“的确良”干部装的劳动者,身上还带着一大朵大红花,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大家的审视与打量。

  那支茶是花卷茶里面的5000两,属于千两茶的plus版。当所有其他茶类的品牌正在绞尽脑汁的思考应该采取何种举措来吸引过客的目光时,安化黑茶有天然的聚焦天分,它不需要太多的展板与台词,只需要在展厅中间一立,人群就簇拥过来了。

  我第一次卖安化黑茶是在2014年成都春季糖酒会现场,那时候逛茶叶展会纯属猎奇。所以,越是一些不常见的茶类展区,反而越能吸引人。后来茶博会年年办,这种早年间的新奇感就不复存在了。

  安化白沙溪茶厂早期出品的很多寓意茶,比较典型的就是这一组民族大团结,中间一支象征毛主席,然后周边十支百两象征十大元帅,外围56支小花卷象征56个民族。

  我当时买了四块茯砖,其实到现在,都还剩下两块完整的没有拆开。其它区域我不太清楚,但是安化黑茶初入四川市场的时候,和本土消费习惯磨合了很久。首先是口感磨合,第一次喝黑茶,不排斥,但是也讲不出那种惊艳的感觉。和芬芳的花茶,乌龙茶没法比。那时候在市场上还比较流行铁观音,因而有福建茶商建议,说安化黑茶可以吸收福建乌龙茶做青的一些工艺,让茶汤的香气更高昂。后来事实证明,这个建议不只是我一个人听到过,还有很多做黑茶的人都听了,有那么几个还真去尝试了。感官的东西,往往会追逐本真,就是大家从味觉到抽象的思维层面对于历史的选择还是会充满敬畏。安化黑茶发展到现在,那些真正能够成交的高附加值产品,本质上都是传统经典工艺框架下诞生的。创新层出不穷,但那更像是几个业余者的试错和借口。

  其次是消费观念的磨合,四川人买茶是按两来算的,一般情况下买茶都是来二两,这个和动辄逾70斤的柱子,少辄3公斤的茶砖而言,一开始是很不适应的。普洱茶一开始在四川还挺受欢迎,因为那一饼也才三百多克。消费者的消费观念里不一定是价格敏感,但是有那么一代人,本着节约不浪费的观念,买东西会精打细算,割一两五花肉,买三个青椒,就可以炒盘一家人够吃的下饭菜。七十多斤的花卷茶,三公斤的砖茶,从重量上挡住了一些家庭型消费者。紧接着再问一下交易价格,一支七十多斤的花卷茶零售价少辄大几千,多辄上万。三公斤的砖茶一般也是好几千。成交价格上,也打消了很多人的购买念头。很多人是后来才逐渐感受到安化黑茶的性价比,按斤来算价格,确实是性价比很高。

  现如今,在西南地区,特别是成都地区,有很多中老年人把黑茶当作自己生活的口粮茶。上了年龄,喝这个茶不影响睡眠,口感柔和,对肠胃好,性价比高,又没有保质期。简直是天然俘获了这部分消费者的心理。

  安化黑茶,不管是哪一种销售模式,其产业消费主体,事实上是天然的朝这个方向做了倾斜。因此,安化黑茶在茶之外,还延伸出了很多新的特性关键词。首先是把保健划了着重符号,其次就是把发财与喝茶联系在了一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个关键词背后所占的产业比重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们发现,早年间纯粹谈茶的一些声音已经十分稀薄了。我们向普洱茶借鉴了不少话术,勉强可以自圆其说;我们向茶叶科技寻求了很多新的解决方案,大宗规模化稀释掉了原本因为稀缺而形成的高附加值。大家觉得千两茶太笨重,以创新的名义开始切割换装;大家觉得天尖茶太普通,以创新的名义换掉篾篓;大家觉得砖茶太乏味;以创新的名义将砖茶压成了工艺品。

  事实上,安化黑茶区别于其它茶类的独特之处,正是这些年我们在努力摒弃掉的那些东西,千两茶的花格篾篓和天尖茶的竹篓。茶人的世界比较喜欢重新审视茶味的初相,黑茶与我们的初相是什么呢?

  这种初相,是抽象思维层面的碰撞,不一定能够用语言作精准的描述。但那就是安化黑茶的美之所在。安化黑茶的美,在其它茶类那里是借鉴不来的。它可以吸收更加宽广的地域空间元素,除了梅山文化的孕育,还有幅员辽阔的叙事背景。它可以不断的诠释光阴之美,那一脉陈醇之中,被时间摩挲后的光泽与圆润藏着相守与相望的人间故事。这种感觉,就藏在第一次邂逅时的初相里,藏在健康与发财的狂热之后。那是来自历史的暗流,在水与火之间,在繁华与破败之间,我们看到,历史的舞台上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资江边破败的老茶行还没有向我们讲清楚那些古老的故事,产业园就又立起了幢幢新楼。在匆匆往来之间,我们需要适时寻找黑茶的初相,那一刹那,那惊鸿一瞥,并不是那么深奥须得煞有介事才能理解,我相信但凡有缘就能感知··· ···

  我想,这就是那些安化黑茶的从业者,到如今并没有按照预先的设想发大财但依然还坚持在这条路上的理由吧!(作者:洪漠如,资料来源:光阴夜归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以上图文,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TAG:万赢体育